请叫我咸鱼!

我要写一个中短篇!!!【大半夜突发不可能愿望】

快餐车
有点太草率了
回头有(mei)时间改改

啊比起正文果然还是想飙车!

啊有人喜欢我就继续写!总之脑洞很多,能力怕不足,会尽力的!

【刀剑乱舞】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一)“青江你的女鬼实装了!”

        今天早晨,我是在一个草垛里醒来的。
        对,是草垛。
        被吓得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差点从上面掀翻下去的我表示我是谁这是哪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低头一看,秋衣还是那件秋衣,秋裤还是那件秋裤。我还是我,一个混吃等死的烟火呸,在校学生。
        我还看到不远处有一排马厩一样的东西。
        啊那就是一排马厩。
        里面还有好多匹马哎嘿好可爱!

        我觉得我可能是被风吹傻了。

        放眼望去,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但是光亮足以让我看清周围,这里天很蓝,水很清,空气清新,天那边还有几颗小星星在冲我眨眼睛,说着“哈哈哈冻死你个小煞笔”。

        一个微妙的想法还未成型,我就看到不远处一个贼溜溜的身影贴着墙根过来了,原谅我已经冷的头脑难以运作,不知道朝哪里躲一下的我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那个身影“欸?”了一声离我越来越近,最后我终于看清了那是个白头发的青年。
        原谅我全部注意力都停留在那头白发上,从白发小魔男脑补到先天黑色素缺失被抛弃的可怜孤儿院少年,没怎么注意到他说了什么。
        虽然听了我也听不懂他说的啥,这孩子是不是广东那边的?我要被煲汤了吗?

        直到我突然捕捉到一句“打雷戴斯噶”,刚才那个微妙的想法逐渐成型。
        马德我这是穿越到日本随便一个什么动漫里了吗?!

        且慢!这身衣服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白头发,仔细看甚是清俊的青年,金色瞳。

        马萨卡……
       
        啊,他伸出了一只手。似乎想触碰我,看眼前这个蓬头散发沉默不言的女性究竟是人是鬼,但是又犹豫了一下,换成了一只手指,戳了戳我的胳膊。

        他,用纤长的手指,戳了戳我的胳膊。

        特别像过年时候我奶奶用筷子扎锅里的蒸肉看熟没熟透的样子。

        嗨呀就突然很气,懵逼的眼神换成了不满的瞪视。

        啊,这样好像吓到他了。他退了几步,然后突然转身就跑,嘴里还喊着什么。

        我挣扎着从草垛上爬了下来,从温暖的宿舍突然来到异国他乡这个凉风阵阵的马厩,如果和我估计的一样,那里和这里甚至都不在同一个次元,和同人志不一样,这可一点都不好玩!

        从心底里冒出一股凉意,浑身上下打了个哆嗦。
       
        溜了溜了。
       

        溜之前顺手撸了把马。
       

        啊~爽!

就一个脑洞……近侍不一直是清光嘛~然后安定趁着屏幕不在本丸界面时和清光光酱酱酿酿,清光被吓得说推图快结束了继续口嫌体正直,推图结束回到界面看到有点乱糟糟脸红红的清光说“因为我是河下游的孩子,对那些事情意外地很了解哟?”……这个样子!

最近睡觉前都会翻来覆去想很多事情,以前也是,但是往往在胡思乱想里就睡了过去,这次反而越来越兴奋,不自觉就拿起了手机,一直玩到撑不住劲儿放下手机就是黑暗。我的头发啊……